钗头凤陆游和唐婉 陆游与唐婉《钗头凤》赏析

历史转折 2020-11-1792未知admin

  陆游与唐婉《钗头凤》赏析_育儿理论经验_幼儿教育_教育专区。陆游与唐婉《钗头凤》赏析 陆游《钗头凤》 红酥手,黄籘酒,满城春色宫墙柳。 东风恶,欢情薄, 一怀愁绪,几年离索。 错,错,错! 唐婉《钗头凤》 世情薄,人情恶,雨送黄昏花易落。 晓风乾,泪痕残, 欲

  陆游与唐婉《钗头凤》赏析 陆游《钗头凤》 红酥手,黄籘酒,满城春色宫墙柳。 东风恶,欢情薄, 一怀愁绪,几年离索。 错,错,错! 唐婉《钗头凤》 世情薄,人情恶,雨送黄昏花易落。 晓风乾,泪痕残, 欲笺心事,独语斜栏。 难,难,难! 春如旧,人空瘦,泪痕红浥鲛绡透。 桃花落,闲池阁, 山盟虽在,锦书难托。 莫,莫,莫! 人成各,今非昨,病魂常似秋千索。 角声寒,夜阑珊, 怕人寻问,咽泪装欢。 瞒,瞒,瞒! 「世情薄,人情恶」两句,抒写了对于在封 建礼教支配下的世故人情的之情。「世 情」所以「薄」,「人情」所以「恶」,皆 因 「情」 受到封建礼教的腐蚀。 《礼记?内则》 放翁一代词雄,后人评论他“一扫宋词纤艳 云:「子甚宜其妻,父母不悦,出。」陆母 之风”,居然也写出了如此缠绵绯侧之作, 就是根据这一条礼法,把一对好端端的恩爱 未免有英雄气短、儿女情长之惑。 夫妻了。用「恶」、「薄」两字来 几年后,渐渐地多读了一些文字,渐渐地品 封建礼教的害人本质,极为准确有力,作者 味和阅历了生活中许多的人情世故, 渐渐的, 对于封建礼教的深恶痛绝之情,也借此两字 明白了感情并不是像想象中那样花前月下, 得到了充分的宣泄。 对于放翁与唐婉间那段委惋凄绝的爱情故事 「雨送黄昏花易落」,采用象征的手法,暗 也渐渐有所了解。这才越来越读出了蕴藏于 喻自己备受的悲惨处境。阴雨黄昏时的 这两首《钗头凤》深处的、那滴着泪水甚至 花,原是陆游词中爱用的意象。其《卜算子? 咏梅》 云: 「已是黄昏独自愁, 更着风和雨」 。 热血的深深的... 陆游曾借以自况。 唐琬把这一意象吸入己作, “红酥手,黄縢酒,满城春色宫墙柳。” 不仅有自悲自悼之意,而且还说明了她与陆 这三句抚今追昔,所表现的情感是极其丰富 游心心相印,息息相通。 而又复杂的。“红酥”言其细腻而红润。李 「晓风干,泪痕残」,写内心的痛苦,极为 清照《玉楼春》(红梅)词:“红酥肯放琼苞 深切动人。被黄昏时分的雨水打湿的了花花 碎,探看南枝开遍末?”词中以“红酥”形 草草,经晓风一吹,已经干了,而自己流淌 容红梅蓓蕾之色,是个令人陶醉的字眼儿。 了一夜的泪水,至天明时分,犹擦而未干, 陆游用“红酥”来形容肤色,其中便寓有爱 残痕仍在。这是多么的啊!以雨水喻泪 怜之意。词人为什么只写手如红酥?这是因 水,在古代诗词中不乏其例,但以晓风吹得 为手最能表现出女性的仪态。 干雨水来反衬手帕擦不干泪水,借以表达出 词转下阕,却另起一意。这里是用代言体 内心的永在倚栏沉思独语。 在陆游的众多诗篇中,我偏偏喜欢它与唐婉 的那一首《钗头凤》。除了文字的优美外, 那种情感上的溢于言表也是值得品味的。 直拟唐氏口吻,哭诉别后终日相思的苦情: “春如旧,人空瘦,泪痕红浥鲛绡透。”这 三句词因为是拟唐氏口吻,所以仍从往日同 赏春光写起,而丝毫没有复沓之感,反而令 人觉得更加凄楚哀怨,如闻泣声,如见泪眼, 人物音容,宛然在目。“春如旧”一句与前 阕“满城春色”相对应,既写眼前春色,也 是追忆往日的欢情,但已是“物是人非事事 休”了。 “人空瘦”,正是“为伊消得人憔 悴”,一个“空”字,写出了徒唤奈何的相 思之情,虽然自知相思无用,消瘦无益,但 情之所钟却不能自己。 「难、难、难!」均为独语之词。由此可 见,她终于没有这样做。只因封建礼教的残 酷不仁。这一叠声的「难」字,由千种愁恨, 万种委屈合并而成,因此似简实繁,以少总 多,既上承开篇两句而来,以表现出处此衰 薄之世之难,做女人之更难;又下 文,以表现出做一个被休以后再嫁的女人之 尤其难。 过片 「人成各, 今非昨, 病魂常似秋千索」 , 这三句艺术概括力极强。「人成各」是就空 间角度而言的。作者从陆游与自己两方面设 想:自己在横遭离异之后固然感到孤独,而 深深爱着自己的陆游不也感到形单影只吗? “泪痕红浥鲛绡透”,正是数年来终日以 「今非昨」是就时间角度而言的。其间包 泪洗面的真实写照。“桃花落,钗头凤陆游和唐婉闲池阁,山 含着多重不幸。从昨日的美满婚烟到今天的 盟虽在,锦书难托。”这四句写出了改嫁后 两地相思,从昨日的离异到今天的 的无限幽怨:任它花开花落,园林清幽,但 改嫁,这是多么不幸!但不幸的事儿还在继 却无心观赏登临。盖从前阕“满城春色”, 续: 后阕“春如旧”所写景色来看,都不是暮春 「病魂常似秋千索。」说「病魂」而不说 气象。因此说“指沈园近迹”就与前文牴牾 「梦魂」,显然是经过考虑的。梦魂夜驰, 不通了。 积劳成疾,终于成了「病魂」。昨日方有梦 下转“山盟虽在,锦书难托。”用前秦苏蕙 魂,至今日却只剩「病魂」。这也是「今非 织锦回文诗赠其丈夫故事,直将改嫁后终日 昨」的不幸。更为不幸的是,改嫁以后,竟 所思和盘托出,补足上二句之意。 连悲哀和流泪的也殆尽,只能在晚 结句“莫、莫、莫”三字为一叠句,低徊幽 上暗自伤心。 「角声寒,夜阑珊,怕人寻问,咽泪装欢」 咽,钗头凤陆游和唐婉肝肠欲断,这是无奈的叹息,也是 四句,具体倾诉出了这种苦境。「寒」字状 劝慰前夫,自怨命薄的最后决别。 角声之凄凉怨慕,「阑珊」状长夜大凡长夜 在这首词里, 词人不仅借对手的描写来衬托 失眠,愈近天明,心情愈感烦躁,而本词中 唐氏仪容的婉丽,同时联系下句“黄縢酒” 的女主人公不仅无暇烦躁,反而还要咽下泪 来看,正是暗示唐氏捧酒相劝的殷勤之意。 水,强颜欢笑。其之苦痛可想而知。结 这一情境陡地词人无限的感慨与回忆: 句以三个「瞒」字作结,再次与开头相呼应。 自从这个春天,和陆游在沈园不期而遇后, 既然可恶的封建礼教不允许的爱情 病榻之上的唐琬就在低吟这阙伤感的宋词。 存在,那就把它珍藏在心底吧!因此愈瞒, 一枝梅花落在了诗人的眼里,这是南宋的春 愈能见出她对陆游的一往情深和矢志不渝的 天,年迈的陆游再次踏进了沈园。 在南宋的 忠诚。 春天,一枝梅花斜在了诗人的眼里,隔着梅 花,陆游没能握住风中的一双红酥手。 这两阂词出自不同的人之手, 却浸润着同样的情怨和无奈, 因为它们共同诉说着一个凄婉的 爱情故事——唐婉与陆游沈园情梦。

  慈禧的故事大家喜欢吗?今天小编就为大家详细解读一下~中国古时候为男详情

  对秦末反秦很感兴趣的小伙伴们,小编带来详细的文章供大家参考。历史年代 昭宪杜太后为什么要让赵匡胤让位给弟弟?原因是什,在秦末详情

  我国古代计量科学,一般只限于长度、钗头凤陆游和唐婉容量、重量(质量)三种版范围内。这三种量的详情

原文标题:钗头凤陆游和唐婉 陆游与唐婉《钗头凤》赏析 网址:http://www.qhmsb.cn/lishizhuanzhe/2020/1117/28355.html

Copyright © 2002-2020 座无虚席历史网 www.qhmsb.cn 版权所有  

联系QQ:1352848661